位置:主页 > 最新活动 >
抬头有信仰 脚下有力量 -----记甘河公安分局民警王惠民
发布日期:2022-07-06 23:11   来源:未知   阅读:

  时光普通纪念着1966年6月,知了齐刷刷紧一阵松一阵撕扯着如蒸笼一般的天气,正值伏天,热浪一股一股在黄土高原上空的咆哮,这是陕西省蒲城高阳镇安家村一个普通的乡村,瘦弱的庄稼人手持蒲扇无精打采地对着骄阳似火的太阳一扇一扇摇着光阴。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闷热的天气忽然被扯出一道清凉的口子,爷爷欣喜地抱着这个白净瘦小的长孙,忍不住热泪盈眶地呼喊着:“民娃、惠民娃。”接下来的几年里,惠民的大弟、二弟、小妹相继出生了,那是个挨饿的年代,作为世代农民的王家虽然有着多子多福的喜悦,却也有着一条儿女一条心的哀愁,孩子们个个面黄肌瘦,常常半夜饿的哭醒,大人们不得不为了糊口而整日发愁。更别说住的房子冬天漏风,夏天漏雨,大人的一件旧衣服改小后,老大穿完老二穿,老二穿完老三穿,一件衣服到了最后除了到处都是补丁外,那布已完全成了糟布,只轻轻一扯便像纸一样烂了。那是个怎样的年代?人穷地穷,地穷人穷,尽管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们早出晚归并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寸寸土地,但一年到头却还是难以吃上一顿白面、一二斤肉。红薯、黑面、苞谷榛子成了留在惠民生命记忆里挥之不去的饭菜,啥时候能完完整整地吃个大白馍、吃碗油泼面成了惠民最奢侈的心愿。

  虽然穷,惠民却天生乐观,作为家中的长子,懂事的惠民除了要照顾弟妹,割猪草、还要帮长辈下田种地、干活。爷爷尤其偏爱这个长孙,每当惠民赤着脚丫,甩着干瘦的胳膊,跟爷爷下地干活的时候,爷爷总是语重心长地说:“我民娃要好好学习,以后要走出去。”说完这句话,爷爷就会抬起头,紧蹙着收紧的眉头向远方眺望好久。

  远方是个啥?年幼的惠民不知道,他只是学着爷爷的样子,眺望着远方,好像眺望着眺望着就真的看到了什么。

  爷爷虽是个文盲,却非常注重教育,从旧社会走到新社会,他更加懂得文化的重要性,惠民的父亲就因为接受过几年教育,在村里当过会计。到了孙子这一辈,爷爷是有想法的,虽然他言语不多,但在几个孙子的教育上却始终毫不含糊,咱虽是农民,可一代也要比一代强呀,孙子们可不能像他一样大字不识几个,在爷爷的一再坚持下,家里四个娃都上了学。惠民的奶奶也是言语不多却精明能干的老人,为了更好地解决一家老小吃穿、孩子上学的问题,她便和惠民的母亲在家里养起了蚕,待到蚕抽丝后,再进行纺线、织布,织出的布一部分贴补家用,一部分开支在孩子们的教育里。

  “我民娃是要走出去的。”爷爷经常挂在嘴边的这句话,是惠民儿时听到爷爷跟他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每当他割完猪草、干完农活,就常常饿着肚子站在田埂上,学着爷爷的样子傻愣愣的眺望着远方,看着太阳没有气力的被黄昏落下了山,又看着黄昏被星星撤走了衣裳。

  “走出去?”惠民也常常想,出去有啥好哩?每当他刨根问底地问爷爷时,爷爷却乐呵呵地露出一脸褶子来,他用粗糙的大手往惠民头上一盖,然后温柔又坚定地说:

  爷爷笑而不语只是把褶子埋的更深了些,他本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闪光的缝伸向远方,但结尾还是那句话:“民娃,啥都有。”

  “啥都有。”这句话也让惠民本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闪光的缝伸向远方,他坚信爷爷说的话就是真的。

  童年在吃不饱饭的日子里,稀里糊涂的熬过了一季又一季,在庄稼地里、在舅舅家的小河边、在繁忙的劳作中,惠民慢慢长大了,但他依然清瘦,唯有两只眼睛永远闪放着光芒,“我民娃是要走出去的。”因为爷爷的这句话,他常常深信自己是多么的与众不同。

  1976年冬天,爷爷的生命停止在寒风呼啸的清晨,那年爷爷73岁,那年惠民 10岁。10岁的惠民对死亡是陌生的,乡亲们的哭声里,夹杂的是惠民对死亡的恐惧,他看着爷爷的棺材在一片哭声中被众人抬到了地里,又看着那些土一铁锹一铁锹的盖在棺材上,而那些土正是前些天他和爷爷翻过的土,惠民看着那些土不觉有一种幻觉,或许来年爷爷会和那些新生的麦苗一起长出来哪!他这样想着,内心也得到了片刻欢愉,然而,当几挂鞭炮和一堆燃过纸钱的火苗灰层层爬在爷爷的坟头,当他跪别爷爷的那一刻,惠民却也嚎啕大哭了。

  “我娃会走出去的。”每当他想起爷爷,就仿佛听见这句话从爷爷的坟头里传出来,传到耳朵里、传到心里,像一把锥子悄悄钉在了他的心窝深处,“走出去”这几个看似简单的字,却是贫穷岁月里爷爷点在他心里的一盏灯,正是这盏灯,教他学会了在枯燥平凡的生活里仰望星空。

  红点燃军旅梦想时间匆匆到了80年代初,惠民也从一个懵懂的少年,长成了15、6岁的大小伙子。那时候,国家为了丰富农村业余文化,常常组织县文化馆在村里播放流动电影,电影是露天的,几根杆子将一块白布固定在麦场上,便是老百姓最喜闻乐见的“电影院”,“凳子”是村民们提前找好的烂砖烂瓦,人们像过年一样早早守在了“影院”前面,有的人还因为抢占“地盘”而争吵的不愉快。惠民总是凭借着瘦小的身躯滋溜一下悄无声息地钻到最前面。《闪闪的红星》《永不消逝的电波》《英雄儿女》《上甘岭》《邱少云》《黄继光》这些红里浴血奋战、英勇无畏的革命先烈们,保家卫国、舍生忘死的壮举深深地打动着少年的心,尤其是小兵张嘎的形象更是深入他的内心,那个时期“打仗游戏”成了村头村尾男孩们最喜爱的游戏,而嘎子那句:“别看你现在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的经典台词也成了惠民的口头禅。

  由于深受红的影响,想“当兵”的念头,随之萌发了,当他把这愿望告诉父亲时,却遭到了父亲的反对:

  “民娃,你有当兵的心是好的,可咱是农民,你有时间乱想,不如下地多干干活。”

  父亲的话像一把锤头重重砸在了惠民的心里,懂事的他知道,作为家中的老大,父亲更希望他尽快挑起家里的重担,而不是整日“胡思乱想。”就这样,当兵的心愿被惠民悄悄搁置在了心底,只要干完农活,惠民就坐在田里发呆,想起年幼弟弟妹妹和一天到晚干不完的活计,惠民动摇了,他想或许父亲的话是对的,“当兵”简直是痴心妄想了!

  时间很快到了1983年,17岁的惠民在父亲的安排下就读了当地高阳镇技术学校(相当现在的职高)学习油漆专业。惠民虽不排斥,却也不心甘情愿,他知道父亲为了让他学这门手艺可花了不少心思,但当兵的愿望日积月累渐渐成了搁在惠民心头最重的心事,白天学技术,晚上却总想着当兵的事,有时想着想着惠民就睡不着觉了,他越想父亲的话就越没道理,难道当兵保家卫国还要比条件,人家嘎子、黄继光、邱少云哪个不是穷苦人家出生的娃?旧社会穷人家的娃都能当兵,到了新社会这当兵还受限了,家里老大咋了,老大就不能当兵啦?越想越不是滋味的惠民被这件“烦心事”拖瘦了好几斤,虽然他也听说过征兵的事,可这兵到底该咋当?这对连县城都没有去过的他根本找不到任何头绪。这年暑假,惠民来到离家不远的舅舅家,把自己想要当兵的想法告诉了舅舅,舅舅遗憾地说,今年征兵已经结束了,想要当兵只能等来年了。听了舅舅的话,惠民懊悔自己早该和舅舅提及此事,短暂的失望后,惠民又乐观起来,只要能当兵,等一年怕啥。

  “咋不能?嘎子都行,我咋不行?我爷都说过我是要走出去的娃。”惠民高兴的拍了拍胸脯,好像当兵不过是迟早的事。

  此后,他一边上学,一边打听着征兵的事。果线月,征兵的不仅来了,还来到了惠民的家乡安家村,征兵的连长,一眼就看上了上惠民这个机灵白净的“小鬼”,经过政审、体检,除了营养不良外,惠民顺利参军入伍。临走前惠民到爷爷的坟头告别,同样是寒冬凛冽的冬天,田埂上一疙瘩一疙瘩的冻土,悄悄诉述着冬日的凄凉,几只乌鸦扑腾着翅膀“呱呱”几声停落在远处田埂上,惠民捡起石块只轻轻一扔,那乌鸦便又扑腾着翅膀飞走了。爷爷的坟在寒风里小了好几圈,惠民伫立在爷爷的坟头,想起爷爷说过的话不禁感慨万千,如今他是真的要走出去了,可爷爷却永远也出不来了:

  “爷,你看你民娃穿上军装了,你民娃真的要走出去了。”诉说的话语未尽,扑扇而来眼泪便就着寒风吹过爷爷的坟头,吹出一首首离别但幸福的歌曲。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出村的当天朴实的乡亲们像过着盛大的节日,他们用敲锣打鼓的方式,为村里即将要去当兵的娃娃们送行,震耳欲聋的锣鼓声里夹杂着全村人的幸福和喜悦,乡亲们像看新媳妇一样,围拢在新兵娃们的跟前,平日里熟悉不熟悉的人都要过来交代几句、问候一下。而惠民胸前一朵象征着当兵光荣的大红花,别在新鲜的橄榄绿的军服上,放佛真花一样散发出阵阵香气。这么大场面,是惠民从来没有见过的,清瘦的他笔直的站在新兵队伍里,唯有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在热闹的锣鼓声里,父亲骄傲又激动交代:“民娃啊,你以后你就是国家的人了,千万不能给国家丢脸。”

  记住的,记不住的嘱托,惠民只是频频地点头,像送军的锣鼓不停的吹吹打打,几十年间这个声音都在惠民的心里响个不停。

  绿皮火车载着连县城都没去过的惠民穿过了秦岭隧道,走出了黄土高原,这是惠民第一次离开故土、离开家乡。一路上,惠民兴奋地毫无睡意,火车跑的太快了,还来不及看清眼前的风景,它们便远远的被落在了后面,而大西北原本冬日里更显萧条的景色,在惠民的眼里却也生动活泼起来——青海这片即将前往的土地,既是神秘的、也是美好的,18岁的惠民充满着无限憧憬。1984年11月7日,经过两天两夜的颠簸,惠民终于抵达西宁火车站,高原的天冷的出奇,新兵们在连长的指挥下排着队向前走着,缺氧、寒冷引起的不适,瞬间让惠民紧张起来,他第一次听见自己心脏蹦跳的声音,头上带着的大头帽像孙猴子的“紧箍”,紧紧扣在惠民的头上,而厚实的大头皮鞋里惠民瘦弱淡薄的脚,每抬起向前一步,也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茫茫夜色里惠民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着,因为紧张他的双手心里全是汗。

  至于怎样到部队,连长说了什么,惠民已经忘记了。他无法忘记的是第一次走进食堂,看到那么多白花花馒头时的紧张、第一次餐盘里有很多红烧肉的惊讶。

  由于聪明能干,惠民一入伍便留在了青海武警总队警通中队,当起了首长的通信员,除了日常训练,打扫卫生、送报纸,接电话便成了他的日常工作。俗话说:“娃娃勤爱死人。”工作虽小虽杂,但惠民却件件做的好、做的用心,他知道作为农村兵,万事只能靠自己,只有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更多的勤奋,才有机会转为志愿兵,将来才可能留在部队多干几年。为此他事事不含糊,事事主动积极,高度的责任心、细致的工作作风和积极乐观的精神,很快得到了部队领导的赏识,由于工作认真、能力突出,责任心强,1988年6月惠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成了一名光荣的员。“啥都有”他品味着爷爷的话,觉得自己成长了,也离小兵张嘎、邱少云、黄继光这些英雄人物又进了一步,这更加激励他更好地在部队成长、锻炼。

  1989年3月,惠民被分到西宁支队三中队,担任“司务长”一职。提起当年的西宁支队三中队,惠民是一脸荣光———三中队那可是当年叱诧西宁一时的摩托中队了,这支中队主要承担着维护西宁社会治安稳定、处理突发事件等重要任务,发挥着维稳处突“尖刀”作用,更别说他们骑着“长江750”在街上巡逻执勤是何等的“拉风。”那时,惠民也常常骑着“长江750”风风火火地为连队战士们采购粮食蔬菜。在此期间,经人介绍,惠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人很快相爱结婚。成了家,有了孩子,惠民更感念党、感念部队对他的培养,任司务长期间,惠民尽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得到了连队战友们的一致认可和好评。在1990年青海省总队后勤野外生存大比武中,荣获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并荣立“三等功”,因为工作成绩突出,惠民连续7年被评为“优秀司务长”荣誉称号,于1992年在部队光荣提干。“不该买的绝对不买,不能浪费的绝对不能浪费,既要保证战士们的营养,又不能浪费部队的钱财。”这是他当司务长期间一直秉持的理念。

  记得有一次,惠民发现几个白花花的一口未咬过的馒头被战士扔在泔水桶里,看着粮食被这样糟践,惠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从小挨过饿的他,深知每一颗种子从耕地、播种、浇水、施肥、收割等每一个过程是何等的辛苦,且不说农民们背朝黄土、面朝天的不易,粮食可是维系国民发展的命脉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放在战时粮食更关系着部队的生死存亡,勤俭节约是部队的光荣传统,作为部队的战士,受着党的教育,难道不应该带头珍惜粮食吗?想到这里身为司务长的惠民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愤怒,他立即将此事报告给了连长,连长何伟是一个身高1米8几的硬汉,有着很强的军事素养,看到五、六个白花花的馒头如残兵败将倒在泔水桶里,他立即整合队伍,当面训斥并要求扔了馒头的战士勇敢承认错误,紧张严肃的氛围,使全连100多名战士尽无一人敢站出来承担此事,眼前的局面着实给何伟“将了一军”,大家都观望着连长接下来的表现,但连长自有连长带兵的风范,只见他从容地捞出浸泡在泔水桶里,已发软发臭并流着剩饭汤汁的馒头,狠狠咬一口并吞了下去,全连战士瞬间紧张起来,100多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连长,接着他下令将这些馒头一人一口接力传到指导员、排长、班长和每一位战士的嘴里。正值夏季,骄阳似火的中午,泔水桶里正散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全连战士们个个紧蹙眉头、神情坚难地吞咽着泔水桶里捞出的馒头,尴尬的场面可想而知,几乎所有的战士都是一边呕一边往下咽,有的战士刚把馒头吞下去就哗的一下吐了出来。从此,在西宁支队三中队这支队伍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浪费粮食的行为,连长何伟用实际行动教育了所有战士———节约粮食也是一场战斗,经过这场特殊的“斗争”,何伟反而得到了战士们的尊敬和爱戴,这让惠民看到了何伟身上流淌出的真正的军人气质——大可舍身报国,小可实干育人,而这种实干苦干带头干的精神,也影响了惠民后来的人生。

  2000年底迎来了惠民人生的一次转折,经组织安排惠民转业到西宁市公安局工作,脱下军装穿上警服,16年的部队生活,惠民对部队有着深深的留恋,但他知道换岗不换责任,无论是部队还是警队,都是为党和人民工作的,也都肩负着保家卫国的责任,对待工作不能挑三拣四,只能脚踏实地,抱着这样积极的心态,惠民很快扭转了初到公安工作的不适。转业后的惠民先后在市公安局防爆支队、城西公安分局五四大街派出所、兴海路派出所工作,无论是巡逻执勤、侦办案件、还是深入社区学校,惠民干一样爱一样、干一样钻一样、干一样成一样。为了打破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以静态为主的治安管理方式,更好地预防和打击“两抢一盗”、“黄赌毒”等当时严重影响辖区治安环境的案件,惠民针对当时五四派出所辖区特点,潜心琢磨了工作“七法”暨通过加大对辖区娱乐场所业主的法制培训、行业人员审查登记、配备专职保安人员、加强人防技防管理措施等手段,确保了辖区场所规范化管理,各类高发案件得到了显著控制。由于思路敏捷、工作成效突出,2007年5月惠民所在的五四大街派出所“三基”工程建设在全省得到了推广,其本人也获得了青海省“三基”建设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从不为自己设定角色,这是惠民工作的又一个特点。在担任古城台小学法制副校长期间,惠民把自己从事的青少年维权事业与少先队工作有机结合起来,他引导同学们成立“少年法庭”,使孩子们在寓教于乐中增强了法律知识,提高了法律素养,由于常常和孩子们打成一片,惠民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花朵辅导员”,并于2008年被全国少工委提名为第八届“全国十佳少先队志愿辅导员”提名奖。在社区工作期间,惠民更是把自己当成普通百姓的一员,与老百姓常常进行推心置腹的交谈,社区事多事杂,但他总是有条不紊地做好每一件事,群众事情无小事,惠民对待群众始终抱着同理心认真倾听他们的诉求,他曾帮助辖区陈奶奶把40多岁痴呆儿子送到福利院,解决了陈奶奶的后顾之忧,并以实际行动常常为辖区的孤寡老人送去米面油,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由于为人谦和,又能于老百姓打成一片,辖区群众很快认可了这个和蔼可亲的“王警官”,并常常自发协助“王警官”开展工作,由于工作责任心强、业绩突出,惠民被评为全省、全市公安机关优秀社区警长荣誉称号。直到现在家住青年巷的周大爷还一直与惠民保持着联系。荣誉面前惠民没有骄傲,在困难面前惠民又是挺身而出的。2009年12月,惠民又迎来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伴随着甘河工业园区经济发展的需要,甘河工业园区公安分局成立了,这个新成立的公安分局,是离市区最远的分局,由于当时园区正处在经济快速发展期,各种因拆迁、土地、户口等引起的突发性频发,面对新环境、新挑战、新任务,惠民义不容辞选择报名到甘河公安分局工作。期间,惠民担任了甘河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一职,负责国保、反恐、治安、网安、户籍等工作,发展中的园区,各种突发矛盾的严重性是惠民始料未及的,除了件,袭警事件也时有发生,为了更好地维护园区政治安全、社会稳定,惠民和战友们常常连续几个月都回不了家。异常劳累的工作,使战友们常常向他诉苦抱怨,就连惠民也觉得自己的这个选择是否做错了,每当这个时候连长何伟的形象就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带兵打仗哪有领导干部先退缩的?越是艰苦的环境,领导干部才越要发扬斗争精神,只有自己咬紧牙关带头苦干实干,才能给大家做出表率,调动大家工作的积极性。此后,惠民没有在战友面前讲过一个“苦”、说过一个“累”字,带头值班备勤、带头维稳处突,带头了解政策,遇到突发性事件,惠民总是带头冲在前面,曾在社区工作积累的宝贵经验,使他在做好政策解释的同时,也更好地争取了人心,积极维护了园区社会治安稳定。惠民的实干精神影响了身边的战友,而他所在的治安大队也成了一支战斗力越来越强,越来越团结的队伍,在年底的绩效考核中多次评为先进单位。坚韧不拔书写精彩人生

  劳累的工作并没有压倒惠民,但越来越严重的类风湿却几乎绊倒了这个从不向现实低头的汉子。从2011年开始,由于类风湿病的越发严重导致惠民手指变形,全身疼痛不止,最严重的时候惠民常常因为疼痛一夜又一夜坐到天亮,白天甚至连楼梯也上不了,每当上下楼梯时,惠民便强忍着疼痛,强迫自己用两只变形的手紧紧拉着楼梯杆一层一层的向上挪。看他这样难受,战友们也会心疼的扶他上楼。由于当时维稳工作压力大、不定时突发,在疾病和责任面前,惠民却选择了担当和责任,“我不能就这么不负责地把这摊工作扔下了。”这是惠民常常挂在嘴边的话,虽然领导和同事们多次劝他安心养病,他也知道类风湿这种属于免疫类缺陷的疾病更需要好好休息,但他还是常常看完病,打完针后坚持拖着极度不适的身体回到工作岗位。由于长期病痛的折磨惠民想到了病退,最颓废的时候也想到了死,经医院诊断惠民患上了抑郁症,难道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结束了自己的工作生涯?那段时间他总想起爷爷,如果爷爷知道他疼爱的民娃在外面活成了这个样,该有多伤心哪?“啥都有”他又揣摩着爷爷的这句话,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人这一辈子不就是“啥都有”吗?而病痛不正是人生的一部分吗?想到这里,惠民豁然开朗。他不甘心就这样被打到,毕竟他才40多岁呀!比起来儿时受过的穷、挨过的饿、比起邱少云烈士忍受着熊熊烈火燃烧在身上的剧痛、比起身边很多和疾病斗争的人、比起为了生存还在继续奋斗的人,他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死,更何况他还有幸福的家庭、可爱的女儿,还有古稀之年的父母,想到这些,惠民对自己轻生的念头产生了唾弃:“王惠民呀,王惠民,党和国家培养你这么多年,你就为了这点病想去死,你就这点出息?”几经思想斗争,惠民渴望健康、渴望工作的烈火越燃越旺,疾病既然是一场战斗,他就要做一个勇敢的战士击退病魔,这样想着,惠民渐渐卸下了思想包袱,他一边工作一边多方打听治疗类风湿的良医,或许是惠民不服输的劲感动了上天,命运终于向他低下了头,经介绍惠民认识了西宁本地一位治疗类风湿病的中医,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惠民开始了2年多不间断的积极治疗,类风湿不仅得到了控制,而且变形的手指几乎恢复了正常,这些变化是他和周围的战友都没有料想到的,战友们无一不被他积极和命运抗争的精神感动。

  不服输、不气馁。现在的惠民已成了甘河公安分局的健身“总教头。”匀称的肌肉、健康的体魄,让人很难想象他是从那样一场磨人的大病里走出来的“病人”,在他的影响下,分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健身的行列,惠民常常语重心长的告诉年轻人:“咱们干警察的,必须要有个好身体,身体是1,其它是0。”从领导岗位转任后,惠民很快又转变了身份。“把机会留给年轻的同志,党的事业星火相传才能更加旺盛。”惠民这样说着,也这样默默负责起了分局后勤保障工作。转岗不转责任,后勤工作繁杂、操心事多,但他从不抱怨。他总是笑嘻嘻地说自己最初走进部队干的就是后勤工作,现在即将退休又回到熟悉的工作岗位,这不仅是一个巧合,也是一个圆满的收官,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要说离家这么多年,惠民最亏欠的是对家人的陪伴,难以忘记1987年跟部队执行任务,路过家乡时,部队特批他回家一夜省亲,那一天花甲之年的奶奶拿出了一个“珍藏”许久的、已皴皱如她脸一般的苹果,幸福满满的放到孙儿手里,而奶奶去世时惠民却无法守孝身边;难以忘记1997年妻子下岗,这个小家庭也曾遭遇了一时的窘境,是组织不离不弃,帮助妻子重新就业,在短暂的困难后他们的小家庭又开始了新的生活;难以忘记,因工作忙碌,年幼的女儿因无人看管常常被独自锁在家中,在女儿成长的重要阶段,他总是扮演者“缺席”的角色,如今女儿已长大,而他的办公桌里却始终放着女儿年幼时的照片。然而,虽忠孝不能两全,但千里之外的惠民,却始终牢记着“老大”的身份,这个身份,对惠民来说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这份责任驱使惠民一直保持着对家庭的无私付出、对弟弟妹妹的无私关爱。从当兵开始勤俭节约的他便每月省出多半的钱寄给父母和弟妹贴补家用。想到自己是四个弟妹中唯一走出来的孩子,他对父母、弟妹更有了一份难以言表的牵挂。多年来,只要弟弟妹妹需要帮助,他总是力所能及,全力以赴,用实际行动演绎着“大哥”的角色。这几年,为了古稀之年的父母晚年能够更好地安享晚年,他和妻子商量后在县城给老人买了房子,又安了摄像头连在自己手机上,随时关注年迈的父母吃了什么、干了什么,这种暗地里的“观察”,成了惠民的习惯,也是不善于表达爱的惠民对父母爱的体现。“子欲养而亲不待”,惠民总说父母操劳辛苦了一辈子,他做儿子的实在愧对父母的养育之恩,其实了解惠民的人都知道,只要有假期,他就会回家尽孝,给老人搓澡洗脚、陪老人聊天,给老人添置衣裳、给他们讲讲外面的世界,在悠悠的岁月里悄然传承着“百善孝为先”优良传统。

  每当夕阳西下,惠民也时常想起自己新兵蛋子的模样,那迎着太阳快速小跑着的一抹矫健的身躯,好像跑着跑着就变成了党员、变成了志愿军、变成了新郎、变成了父亲、变成了警察、变成了两鬓已斑白的老人,可“嘎子”还小,他还是喜欢看《闪闪的红星》。抬头有信仰,脚下才有力量,他正是从那里传承了红色基因,正是那些为了国家富强、民族独立的英雄儿女帮他这个无知少年做出了今生最无悔的选择。如今,拥有33年党龄,37年工作生涯的惠民,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虽出生寒门,但立志报国,他从未向命运妥协。虽岗位平凡,但牢记使命,他始终奋勇向前。他总说时间太快,而自己却做的太少。习说:“平凡铸就伟大,英雄来自人民,每个人都了不起。”王惠民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员、普通的人民警察,他用自己最炽热的坚守、最真挚的情怀,为党工作,为民服务,像青藏高原随处可见的马莲,以坚韧不拔的精神,扎根高原,默默奉献着自己的一生。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