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企业动态 >
损失 7 亿 +、大范围裁员、营销白做积压食材自销
发布日期:2022-07-08 10:09   来源:未知   阅读:

  6 月 30 日晚 7 点,小娱在北京环球影城的城市大道上,看到了这样一幅热闹景象:皮爷咖啡、巧克力糖果屋依次亮起霓虹,川流不息的游客从正门涌出,道路很快被拥挤的人群填满,各个店铺的店员在门口摇晃着手揽客,然后礼貌地让每位游客进行疫情扫码登记。在经典的环球影城地球地标下,等待拍照的游客自觉排起了长队。

  在路人的交谈中,你几乎可以听到任何形容喜悦的词汇,不可否认,停摆两个月之久后,这里依然被称作 世界上最快乐的地方之一 。

  src=此次重新开园可谓一波三折。早在两个月前的 5 月 1 日,环球影城迎来闭园通知。直至 6 月 7 日,北京环球度假区发布公告称,将于 6 月 15 日恢复限流开放,但仅仅四天后,北京市卫健委再次发布疫情通报,有北京环球度假区员工公寓住户因行动轨迹涉及暴发聚集性疫情的天堂超市酒吧,为确诊病例,开园时间再度延迟。

  直至 6 月 22 日下午,北京环球影城主题公园 6 月 25 日限流开放的消息才再度传来,紧接着 30 号,被困两个月之久的环球影城终于正式 解封 。

  无独有偶,就在 30 号同一天,沉寂更久的上海迪士尼也宣布正式恢复运营。

  到达现场的营销娱子酱(ID:marketingyuzijiang)发现, 自由 后主题公园们的客流量正在陆续回升。拿环球影城为例,据小红书旅行博主 @环球影城小喇叭 估算显示,6 月 25 日周六,环球影城入园人数约 6900 人,到 7 月 4 日,虽然是工作日周一,但入园人数已到约 10500 人。

  这一数据在环球影城内部也得到了验证。园区内,环球影城的管理层工作人员 Andy 告诉小娱,刚开园的几天每天入园人数只有五六千,但目前已经过万,甚至可能接近两万人。

  某种程度上,作为中国最大的两大主题公园,环球影城之于北京,上海迪士尼之于上海,早已被默认为城市旅业的风向标之一,同时也被寄予 带动地方经济 的厚望。

  2021 年 5 月,中国旅游研究院曾发布《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快乐旅游趋势报告》表示,从 2016 年 6 月至 2019 年 6 月,上海迪士尼乐园固定资产投资对上海全市 GDP 年均拉动 0.13%。而中信建投对北京环球影城作出预测,其每年营业额可达到约 250 亿至 300 亿元。

  但疫情无疑是一个巨大变量,自去年九月开园以来,环球影城多次在疫情浪潮中首当其冲,此次 暂停 涌现出的库存积压、客源断档、以及随之而来的员工下岗潮等问题,都宣告着环球影城及周边产业已深陷囹圄。甚至有不确切消息称,两个月的时间,环球度假的经济损失可能高达 7 个亿。

  同样的场景在迪士尼上演,虽然与环球影城相比,迪士尼更为成熟,但因两个月未经修剪而愈发潦草的唐老鸭草木雕像,也在凸显它在疫情期间的不易。

  src=不过好在如今,一切终于重新热闹起来,对于此刻的中国主题公园乃至整个旅业来说,环球度假区和上海迪士尼就像一个象征希望的隐喻。

  像 五一 这样的节假日,本应是所有主题公园 吸金 的重要时间节点。拿去年 十一 来说,假期的前四天,环球影城共接待游客总数就已达 10.5 万。

  5 月 1 日早晨,北京环球影城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接到政府有关部门的通知,为落实疫情防控要求, 北京环球影城主题公园、北京环球城市大道自 5 月 1 日起暂时关闭。

  src=当时没有人料想此次会停园多久,当务之急最需要先解决的,是为了迎接高峰而积压的食材。

  环球影城的管理人员 Andy 告诉小娱,园区内的餐饮,主要分为两种经营方式,自营和统一管理。其中统一管理的餐饮制作均来自于中央厨房,没有游客消耗,意味着之前囤积的大量食物都存在腐坏损耗的情况。

  另一位管理人员黄老师为小介绍了无奈之中的解决方案,闭园期间临近过期的大批食物只能靠员工来内销库存。园区为每位员工发放了冰淇淋兑换劵,可以免费兑换。而糖果屋 25 元一块的巧克力,每天也开始随员工餐当做配餐发放,一次免费给六块。

  库存事物的消耗只是园区内的冰山一角,损耗更为严重的是,一系列活动推迟而带来的商业价值减退。

  6 月 10 日,《侏罗纪世界 3》上映。为了配合 IP 宣发,早在 4 月 8 日,环球影城官网就在官微上预热了活动,发博称 2022 年 5 月,将有‘恐龙出逃’,走出荧幕来到北京环球影城度假区 。

  据悉,该计划将解锁六只来自努布拉岛的五只恐龙:霸王龙、迅猛龙、迅猛龙幼崽、剑龙和翼龙。按照预期,这五只恐龙模型,将被放置在城市大道上,供游客参观,打卡拍照。

  src=但实际上, 游客一天都没有看到,本来十五号开园,可谁知又延期了,现在影片都上了一个月了,宣传期都过了 ,黄老师遗憾地说。

  重新开园后,这五只恐龙被移到了园区里面, 就感觉这个项目既然花钱去做了,那肯定不可能不让游客看一眼就给撤掉。

  同时,黄老师还向小娱透露了一则小道消息,听说,闭园期间损失了 7 个亿。

  虽然这一数据目前无法证实,但不可否认,寒冬之下, 打工人 的确首先感受到了凉意。

  Andy 向小娱介绍道,环球影城的岗位划分为一线和管理层,在闭园期间,一线,像演员、餐饮服务人员等,完全不上班了。而管理层以及安保、保洁及技术维护等岗位主要实行轮岗制。

  由于企业暂无营收,员工工资被迫进行了调整, 第一个月的时候还是正常发放,但第二个月开始,则改为按照原工资的 75% 发放。

  与环球度假区相比,闭园长达三个月之久的上海迪士尼,情况似乎更为窘迫,一部分签约员工只能用上海最低工资标准保障生活, 大概只有两三千 。

  但留下的人至少是幸运的,更令所有工作人员恐慌的是各个部门都在裁人。在环球影城实习三个月之久的小杜是首先被放弃的,对此她遗憾地表示: 以后环球的工作伙伴就只能在社交媒体上看到啦 。

  除了实习生之外,正式员工也在末位淘汰,甚至有些部门直接一整个团队都会被裁掉。 比如此前有一个指挥停车的岗位,原先设计的是我们会有很多车在排队,但是现在停车场空空荡荡的,所以这个部门整个就都不要了。

  光是在离环球影城不到 10 公里以内的西下营村,就有近一百多个民宿,在周围其他村镇的乡村民宿,更是多到数不清。

  src=民宿老板老张的民宿也在这里,他告诉小娱, 正常的情况下,一套八个房间的民宿。大概能住满至少 5 间到 6 间。

  但在疫情期间,外来游客被完全隔绝在外。因此大概两三天,才会有一两家客人入住。而这样的日子在环球彻底停业后也没有了。

  完全没有生意两个月之后,老张只能像附近的其他民宿一样,选择将自己的房子长租出去止损 , 私下反正就是找找人,然后有人有这样需求,然后就租出去了。

  他给算了这样一笔账, 房子是从别人手里租来的,空了两个月,按照平均每间 2 万算租金计算,两个月租金成本是 4 万,但长租出去,房租只能拿回八千或一万,也就是说一个月亏 3 万。这还没算人力成本,管家的工资一个月还有 8000,并且之前每个月还有至少两万的收入,综合算下来的话,这两个月,一套房子就亏了七八万。

  正像是六月整个环球度假区按下暂停键之际,小娱来到这座矗立在一号线终点站的繁华乐园门口所见的一般:封控铁栏格外显眼,偶尔有保安巡逻路过,整个场景空荡得令人倍感疏离。

  总体来看,环球影城的复工工作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顺利且迅速的,这主要得益于疫情期间从未间断过的园区维护工作。

  据 Andy 介绍,此前即使是环球度假区的员工宿舍进行封控,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无法外出期间,环球也派遣了可以自由出入的志愿者进入园区进行日常维护。一般一个小队的工作周期是 7 天,在这期间他们吃住都在园区里面,7 天后放出去隔离,再换另一批志愿者进入继续值班。 我们都称他们为‘赶死小队’。

  并且,除了疫情期间的日常维护外,接到开园通知后,大部分工作人员提前七天开始入园,进行联排与 唤醒工作 ,主要包括演员预演排练、游戏设施检修及试运行等,以保证游客入园后的正常体验。

  而因为地域政策差异,上海迪士尼在封控期间,则严格限制任何人出入,因此在维护上稍逊一筹。但这并不妨碍游客的热情,据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方公众号显示,恢复开园首日,上海迪士尼乐园当日和 7 月 1 日单日门票已售罄。

  据于开园首日进入上海迪士尼的游客飞飞描述,当日一个细节是,早上入园的时候工作人员排成一队,边挥手变热情的与游客说: 欢迎回家 。甚至包括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总裁兼总经理薛逸骏在内的高管们,也都在花坛旁迎接大家的行列。不少游客在社交平台反馈,这一举动领他们眼含热泪。

  同时,首日久违的 女明星 玲娜贝儿准时上岗,上海迪士尼乐园推出了包括玲娜贝儿特饮杯、爆米花夹等众多新品,用实际行动欢迎游客 回家 。

  最显著的体现是营业时间的缩短。如此前环球度假区一般到 21:00 或者 22:00 才闭园,但如今其闭园时间已经提前至 19:00。甚至如功夫熊猫园区,六点就会关闭。相应周边的餐饮行业服务时间也在缩短。城市大道上从前开到十点十二点的餐厅,如今八九点就会关门。

  其实,早在 4 月 1 日起,灯光秀就已经被取消。当时的原因是 受夏季白天时长增加影响 ,但如今更多的是因为 受疫情影响,闭园时间那么早,灯光秀根本就看不出效果 。

  除了项目取消外,很多表演场次减少,如 不可驯服 ,从原来的每天三场,缩减至两场。 因为每场表演结束后,演员和场地都需要进行彻底消杀,因此会消耗一定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为了进行防疫工作,园区规定所有项目必须以家庭为单位乘坐,即一排只能一个家庭,这造成了每次项目启动时可乘坐人数的减少。因此与之前相比,同等游客量级的情况下,游客需要排队等待的时间有所延长。

  另外,在客流量上,与原来的水平相距甚远、对比更为明显的则是曾经玩任何项目都需要排长队的上海迪士尼。开园首日,游客量为五千余人,出现了罕见的 随到随玩随走。

  并且,即使重新恢复开放,恐慌与担忧没有完全消散,环球影城的工作人员仍然在担心裁员, 毕竟还没有完全裁完 。

  src=同时,周边产业也还在观望,老张分析道, 疫情是不是真的不反复了?现在大家还是不敢出省旅游,怕你现在说全国摘星,万一出去又有其他问题,现在大家都怕了 。

  环球度假区刚开业几天,还得再观望,甚至目前还没有让长租的客人退房 ,老张表示。

  实际上,此次疫情,不过是环球度假区所历经的一个切片,自去年九月正式开放以来,环球度假区可谓风波不断。

  去年 10 月 22 日,环球度假区开放仅 50 天,北京就曾宣布因疫情暂停跨省游。被疫情打断的出行方式和反复停业,正在导致整个旅业市场面临的秩序裂变。

  从环球影城母公司 NBC 环球披露的 2021 财年年报来看,环球影城的成绩并不理想,当年迪士尼乐园营收为 165.5 亿美元,但环球影城营收仅为 50.5 亿美元。多次的冷暖交替之后,情形之复杂曾一度让人们已经不敢断言未来。

  但如今,园区客流量的日渐复苏却令所有人对未来给出了统一的比较乐观的答案。 之前还是觉得现在前景不太明朗,但现在至少恢复了。

  此前,在全国市场营销上,环球影城 话痨 威震天迅速走红。一个月后,迪士尼迪士尼推出达菲家族的新角色玲娜贝儿抵御环球影城侵袭。双方的百度热度曾一度持续增长,居高不下。

  src=打造强势 IP 是主题乐园发展中重要的一环,迪士尼及环球影城虽 IP 风格各异,但自身强大的 IP 运营能力和商业模式,是各路玩家不可复制的。

  此次开园,常驻环球影城的游客小孙告诉我们,他感受到工作人员变少了一些,但并不影响体验。他对环球影城的 IP 认可度很高,表示在开园后服务质量没有下降的前提下,心态不会受疫情影响。

  而资深环球影城迷好好也在朋友圈写道: 开园之后去环球遛弯的频次高到像是回家,为了喜欢的角色把快乐续费到明年,冬天再去环球看雪。

  数据印证了这一点,6 月 22 日下午,北京环球度假区官宣于 25 日恢复营业时,北京环球度假区的搜索热度瞬时增长 6 倍,冲至全国景区第一,北京环球度假区周边酒店的搜索热度也大涨,较 21 日环比增长了近 40%。

  src=同样的场景在上海迪士尼乐园于 6 月 28 日 14 点官宣重新开售门票上演着。当日在去哪儿平台上,以 上海迪士尼 为关键词的搜索量,瞬时增长 380%,搜索量成为全国主题公园第一。

  对此老张也明显感受到了变化。 咨询量在明显回升,以前几天可能都没有一个问的,现在是一天会接到大概五六个电话咨询。

  同时,外部环境也在持续利好,疫情风波过后,接踵而来的是大幅带动主题乐园流量的暑假档。 尽管高温,但游客热情不减,几乎都会带着孩子来的 ,对此环球影城充满信心。

  src=并且,7 月 1 日小黄人的电影《小黄人大眼萌 2》也在北美上映了,在电影宣发期间,我们也会继续推出相应的活动及周边,吸引游客 ,黄老师补充道。

  相信过不了几天,皮爷咖啡厅里还会人山人海,黄油啤酒门口也依旧会排起长队,玲娜贝儿玩偶会继续出现在社交媒体的游客晒图中,上海迪士尼和环球度假区的一切会逐渐恢复如昨,萎顿多时的旅游市场,早已等这剂强心剂太久了。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