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美国棉花:把排前面的全干掉我就是第一!
发布日期:2022-08-09 22:34   来源:未知   阅读:

  不久前,某YouTube账号发布了“中国将在所有口罩中加入新疆棉花”的说法,引发了多方关注。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国会这么做,但也侧面证明了大家确实把美国硬炒起来的所谓“新疆棉花问题”,视作国际斗争的一个焦点战场。

  美国凭借自己在国际舆论的统治力,凭空制造一顶“强迫劳动”的大帽子,打压中国新疆棉花产业,其实如果我们回顾国际棉花生产和贸易领域的过往,就会发现这种操作并不新鲜。

  目前,世界上生产棉花的国家有70多个,分布在北纬40°至南纬30°之间的广阔地带。世界上最重要的三个产棉国就是中国、美国和印度。

  以种植面积统计,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种植国,种植面积达到1335万公顷,占世界总种植面积的40%,其次是美国和中国,占比超过10%。

  印度虽然棉花播种面积全球第一,但是单产一直在20公斤每亩左右徘徊,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

  以产量统计,2020年最大的产棉国是中国和印度,都达到了2900万大包(每包重480磅),其次是美国和巴西。

  新疆是中国最大的优质商品棉和唯一的长绒棉生产基地,2021年新疆棉花产量占全国近九成,机器采棉率高达87.9%,解决当地就业60万左右。

  而中国和印度既是最大的产棉国,也是最大的棉花消费国。中国消耗就占全球消耗的1/3以上,以至于中国以世界最大的产量也不能满足本国消费,需要进口补充。

  以进口数据统计,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棉花进口国,中国进口量占全球的比重超过1/4,而且占据进口量榜单前10位的都是亚洲国家。

  以出口数据统计,2020年,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棉花出口国,每年出口量约占到其产量的75%以上。

  所以,美国棉花产业的生命线,存在于国际市场,任何一个棉花大国,都是它现实或潜在的威胁。

  美国棉花产销大国的地位得来也不易,不仅有众所周知的真正的“强迫劳动”,用无数黑人奴隶的血泪完成原始积累:

  黑奴尸骨上的棉花在美国出口额所占的比重在1831-1870年的四十年间迅速达到了一半,第一次工业革命使得世界棉花需求涨了500%,美国则借棉荒之机多赚了2亿多美元。黑人在强迫性压榨下提供的无偿劳动,使得棉花助推美国不断扩张、成为经济实力居世界首位的发达国家。

  美国通过1793年的《专利法》,对能够带给美国纺织新技术的人给予重金悬赏和联邦政府保护的垄断专利权。以此为依据,美国当时派大量人到英国偷纺织设备的设计图纸,强行进行技术专利转移,同时通过多种手段吸引英国技术工人移民。

  被誉为“美国制造业之父”的塞缪尔·斯莱特,在英国是叛国贼,在美国却是“民族英雄”。

  在这种基础上,美国1825年就建造出了世界上规模第二大的纺织业。当然,美国棉花的野心不仅于此。

  如今的美国每年花费数千万美元用于国家棉花产业研究。美国农业部2020年还推出“美国棉花信任守则”项目,不仅制定棉花种植的“美国新标准”,要求所有美资企业必须使用美版“认证系统”及“供应链追溯系统”,还计划未来几年将美国一半以上的棉花生产纳入该计划,核心目的就是主导棉纺业国际规则和秩序。

  美国大力发展自己的棉花产业无可厚非,要是凭自己的实力谋求全球第一宝座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偏偏美国棉花在国际市场的逻辑就是:谁排在前面,就干掉(物理)谁,甭管用什么手段。

  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还是“美国人的美洲”?至少在棉花产业这领域,美国对“同处一个美洲”的巴西,下手是真的狠。

  理由是美国向本国棉花提供的花样繁多、价值达到30亿美元的棉花补贴,极大增强了美国棉花的国际竞争力,对其他国家的棉花出口很不利,其中就包括作为世界第五大产棉国的巴西。2002年投诉时,巴西要求WTO给美国施压、修正其倾销和补偿措施。

  美国所采取的生产灵活性合同支付、反周期支付、销售性贷款项目和出口信贷担保等措施,确实是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美国棉农和棉花企业的负担,也确实违反了WTO的相关条款。

  1999年8月至2003年7月,美国为棉农提供了约125亿美元的巨额补贴,美国棉花国际市场占有率由17%迅速提高到42%,像巴西这样本来具备低成本优势的国家反而失掉了相应的国际市场份额,甚至由过去的棉花净出口国变成净进口国。

  美国的补贴低价棉花出口增加导致世界棉花价格下降,造成了巴西“棉花危机”,巴西棉农损失近4.78亿美元,许多棉农被迫改种其他作物或涌向大城市谋生,造成大量失业人口以及其他问题。

  2004年,WTO宣布巴西胜诉。2009年8月,WTO授权巴西可以对美国采取最高可达8.29亿美元的报复措施。奈何,毕竟不敢真的得罪美国,巴西只能“看破不说破”,从未落实制裁,甚至在2014年与美国签署了和解合约。

  乌兹别克斯坦本就是苏联最重要的棉花生产基地,其棉花产量一度占到苏联的70%,在苏联解体后也一直是中亚最大的棉花生产国和出口国。可以说,棉花是乌兹别克斯坦独立后经济体制转型相对平稳的重要依托。

  有数据显示,乌棉花产业年收入一度超过10 亿美元,约占GDP的四分之一。

  美国一开始并没有向其挥刀,因为从苏联解体到21世纪初的“反恐战争”,中亚一直是美国着力拉拢的对象。

  但随着2005年美西方操纵的安集延骚乱被乌政府平息,当时的乌总统卡里莫夫对西方提出的独立机构进驻调查请求表示了拒绝,更要求美军从本国的汗阿巴德基地撤出,美乌关系降至苏联解体以来的最低点,美国憋了许久的这张“棉花牌”终于出手了。

  到了2007年,BBC发表报道指责乌兹别克斯坦每年强制童工采棉两个月,自由欧洲电台指责“强制童工是乌有意为之的国家政策”,美西方多名官员对乌棉花产业“现代奴隶交易、存在虐待与迫害”的指控纷至沓来。

  媒体打头阵,官员定调子,人权组织跟风抗议,接下来就是熟悉的企业。同样是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牵头,共有超过300家欧洲和北美企业宣布乌兹别克斯坦的棉花,其中包括耳熟能详的H&M、Tesco、IKEA和Adidas等公司。

  尽管乌政府经调查辩解,极少数棉厂存在私自雇佣童工采棉,且颁布严格禁令禁止招聘童工,但在挥舞制裁大棒的美西方眼中,这种童工只要曾经存在一个,乌政府就别想洗清骂名。

  无论乌政府如何磨破嘴皮解释、如何出台新政策,西方就是油盐不进,非政府组织直至非要国际劳动组织(ILO)证实乌棉花领域已完全终止强迫劳动才肯罢休。

  麻烦的是,相比于现在的中国,乌兹别克斯坦国内可没有这么大的市场,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棉花,只能被迫减产,2008年比2007年减少8.2%,2009年又比2008年减产7.3%。

  2010年,美国正式以“强迫儿童劳动”为由对乌棉花及棉纺织品下达制裁命令。

  直到2019年,美国才解除了该禁令,但乌兹别克斯坦棉花仍然在国际棉花联盟发起的“棉花运动黑名单”上,313个主要美国品牌仍在乌棉花,拒绝取消的借口还是“强迫劳动”。

  2020年面对疫情,乌劳动部长NozimKhusanov给人权组织发了一封公开信,敦促他们考虑乌兹别克斯坦在消除强迫劳动方面的进展以及该国的经济状况,取消对乌棉花的。仍然被拒绝。

  上一波通过补贴压价使得巴西棉农赔个底儿掉,顺势抢占大量国际市场的美国棉花产业,又通过这轮迫使乌兹别克斯坦大减产,推动国际棉价上涨数倍,线

  美国棉花产业的打压大棒,不仅挥向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国这样的“敌人”,傍美国大腿简直都恨不得叫爸爸的大国印度,他们同样不放过

  2020年,印度纺织业占GDP的5%、工业产值的14%、出口收益的11%,棉花和棉织品出口额为101亿美元。纺织产业是印度的第二大就业产业,解决直接就业5100多万,间接就业6800多万人,其中还包括非技术类妇女。

  用孟山都垄断来使印度棉花深陷转基因和债务泥潭,几乎对印度棉花产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

  美国农业巨头孟山都自1988年进入印度,就开启了与印度企业合资、垄断印度棉花市场的征程。

  转基因棉花种子本身价格高昂,再加上肥料、农药以及杀虫剂等其他投入,棉花的种植成本增加了三倍

  这把印度棉农推入绝境,有近20万不堪负债、出卖土地乃至走投无路自杀。而对于这些自杀的农民,孟山都则抛下轻飘飘的一句,这些人自杀是因为自己的懒惰,与转基因种子无关。

  于是,在以“强迫劳动”造谣新疆棉花产业的问题上,美国政府、智库、媒体、若干NGO乃至与新疆棉花存在业务往来的诸多美西方企业,都纷纷登场,坚持发扬“强迫劳动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作风,誓从各个方面开启围堵中国棉花产业的征程

  手握最大市场,我们自产的优质棉花自己用还都不够用,更拥有着完整的产业链。中国不仅有“跪不下去”的胆子,本事也是有的。

  知乎文章:《为什么新疆棉花遭?美国发起棉花战争,意在绞杀中国纺织产业》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